一千多年前,葛氏先人带着祖传制酱的精湛手艺,从现江苏镇江句容举家迁徙到素有七十二道水聚集的美丽码头羊石(今安徽省淮南市寿县正阳关),他们选择一处位于正阳关南门与买卖街口拐角,坐西向东四进合院,店铺门面是宽亮的街房,经过修缮、涂装粉饰,二三进做操工用房,四进门院落住人马,三丈有余的一进沿街铺面,装点一新,门头悬挂从家乡带来的檀木黑生漆流金大字老招牌。“葛家老酱园”字号,从那时起,一家传承久远,异地落户的老字号“酱园”正式开张纳客了。

     古时的正阳关水路通达,商贾云集,好不热闹,尤其南门口的买卖街更是车水马龙,这里聚集了天南地北的商人在此经商、买卖。他们把外面东西引进来,又把街上万种商品带回去,市井的繁荣不亚于现如今的大上海。

     从东方洒下的一片霞光,闪耀着金色的光芒,一缕祥光穿透了南门左面巷头百年银杏树的缝隙,照射到“葛家老酱园”的匾额上熠熠生辉。由于“葛家老酱园”市口显彰,跨进大气,店内陈设讲究适宜,加上江浙的商客对“葛家老酱园”的招牌比较熟络,无论是南来的商家,还是北上的乡客,都会进店喝上几口好茶,谈谈买卖,唠唠家常。由于葛家制做的酱考究,不忘本质,口感地道,讲究诚信。为人忠厚热情,乡邻商客们对葛家酱品情有独钟,爱不释手,对葛家掌柜、伙计和家人非常亲和。不管是在此做官的,还是       在此买卖的客商,都会自己或托人把葛家酱品带回家乡给家人享用或赠于好友亲朋,一来二去,“葛家老酱园”的酱品享誉大江南北、淮河两岸。

     帮难寄贫,邻里成商,睦邻亲和是葛家为人处事之道。葛家街坊都是经商的,只要能用得上的东西,街坊邻里那儿卖,葛家都会选择交易。

有年,外地商人运来一船黄豆,停泊在码头,本来是有买家同商人谈好价钱定好,货到码头,验收付钱的,但不知道什么原因,货到码头已经过了定货时日多时,怎么也找不到先前定货的买家,因船是租来的,船主不断摧商人卸下黄豆,这下急坏了商人,不知道如何是好,无奈之下,商人四处打听,了解到“葛家老酱园”用黄豆较多,他硬着头皮,抱着试试的心态找上葛家,葛家听完商人叙述,二话没说,安排伙计另租库房,分文未压,现银原价全部收了下来。后来,这个商人成了葛家的挚友、上宾、买卖上的好搭档。

短短几年,无论是帮难寄贫,还是邻里乡亲间的共事,葛家都以诚相待,和睦相处,“葛家老酱园”得到了四邻八乡及远道客商的认同,也得到地方官府的赞许。

     乡亲和邻里家里,不管是大凡小事,婚丧嫁取都少不了葛家的参与、帮忙,“葛家老酱园”手艺好、人好成为远近闻名的代名词。

     一场霁雨打湿了葛厚荣女士所有的记忆、乡愁尤如满园的韭菜,长了割,割了又长,听老人的叙述:故乡的一切都在葛厚荣女士的无限遐想的记忆中闪烁。在她孤寂的心灵中思绪如鱼在畅游。

     一千多年后的今天,葛氏后人,葛厚荣女士真的无比思念家乡,无论是迁徙前的江南,还是落户的淮河岸边,都勾起了她对故乡的无比思念,对先人缅怀。她仿佛看到句容街上和正阳南门旁的“葛家老酱园”招牌遥相辉映,向她召示继承与担当。

葛氏后人葛厚荣女士没有辜负祖先的重托,继承先辈传承下来的古方精湛手艺。信奉为人忠厚之信条,经过数十年的摸索与挖掘,不忘初心,与时俱进,开拓创新,终于使流传千年的“葛家老酱园”的酱品重放异彩。

     为了“葛家老酱园”的酱品恒久的传承下去,以葛厚荣女士名子注册命名的“葛厚荣”牌酱品系列,以做好良心食品为己任,传承祖辈古法手艺为宗旨,不给老祖宗丢脸为理念,做好产品,做帮难寄贫的好人,为弘扬中华的传统酱文化及中华传统美德奉献自己微薄的力量。